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随笔小札  

2009-07-15 15:59:14|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手执文件,边走边说:“你们的开会通知,下星期一报到,星期二开会,会期一天。”然后,把文件随即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转身而去。我那无奈的表情掩盖不住不快的心情,心里嘀咕着:“大热天的,开什么会?”我本能的拿起文件,不得已而浏览了一遍。参会人员明确指定:分管领导和股室负责人;会议内容:09年上半年工作总结,“五缓四降三补贴”政策落实情况等;会议地点:瑞金市国际大酒店。虽有千般不愿,万般无奈,但驱逐不了身负的职责。接下来,连续几个?号从脑中跃然而出。千里迢迢,该怎么去?常晕车的我,该选择什么交通工具、哪条路去?需带哪些材料,材料该怎么整理?……等等。星期六上午,宋局打来电话说:“单位的车会送我们过去,确定星期一下午2点30分出发,你在家里等小李司机过来接即可。”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午休起来,将近2点30分,洗漱完毕,来到客厅,本想美美地吃上一个水果后再坐车出发,于是,洗了一个梨,拿起水果刀正准备削皮,突然,一阵汽车喇叭声由远而近—笛—笛而响,疾速而至,最后停在了我家门口。透过窗子,我曲身探头张望,牌号Z6683,车来了。看着手中鲜嫩翠绿的大梨,我垂涎欲滴,无奈,随手放在茶几上,提着行李,匆忙而出。受长期严明的工作纪律,完善的单位制度所熏陶,年少时随心所欲的生活习惯早已被冲刷的荡然无存,没有了自我。头顶炎炎烈日,冒着高温酷暑,迎着镜子般折射出刺眼而炽热的白光,我们一行三人,沿高速路口疾奔而去。车上放着悠扬的音乐,开着宜人的空调,单位趣事,人生感触,天南地北侃侃而谈,时而发出爽朗的笑声,时而哼上两句小调,怡然自得,心绪昂然,好不快活。目视前方,油然而生地赞叹社会的高速发展、时代的快速变化,高速公路笔直无垠,雄伟壮观,一辆辆宝马、奔驰流星般穿行而过,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凭着小李司机熟练的驾驶技能,我们同样把一辆辆大车、小车甩尾而去。不禁感慨,人生不正如高速公路上疾驶的汽车吗?有强大动力和远大目标的勇猛武士才能夺颖而出,才能成为众多人群中之佼佼者。一路而来,沿途风光目不暇接,尽收眼底,谁不说俺家乡好,处处是宝地,处处是风景!

近乎6点,我们平安抵达瑞金市区,找到报到处办完手续,取来房间锁匙,安然住下。瑞金的夜晚,在阳光的余威和空调的哄闹下,变得异常闷热。行走于街道,上下左右火一般的高温簇拥而来,给我的感觉——热、出奇的热。第二天的安排,下午参观老革命根据地叶坪、沙洲坝、博物馆,下午开会。当我接过会议安排表,扫视了一眼,徒然显出不高兴的神色,会议为何安排在下午开?那些地方我都曾经去过,否则,我们可以提前回家。早餐后,参会人员在酒店大门口集中,8点多钟乘坐大巴来到离市区5公里远的叶坪,占地面积约500亩,四周有砖墙围住,属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所在地。1931年9月28日,毛泽东、朱德指挥根据地军民连续粉碎国民党军队第一、二、三次“围剿”后,来此领导工作,巩固和发展中央革命根据地。旧址群现主要有:毛、朱旧居,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旧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出版局旧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旧址,红色中华通讯社旧址,中央警卫营旧址,中共苏区中央局旧址,红军检阅台,红军烈士纪念塔等。下一站,沙洲坝,离瑞金城西6公里处。1933年4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工农民主政府从叶坪迁到沙洲坝,1934年7月,因躲避敌机的轰炸,中央政府又迁往云石山,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沙洲坝一直是中央苏区的行政中心。沙洲坝旧址群主要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工农民主政府大礼堂、红井、中华全国总工会苏区中央执行局旧址、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局旧址、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旧址、中央人民委员会旧址、中央执行委员会旧址等;还有毛泽东、张闻天、谢觉哉、邓小平等同志的故居旧址、列宁小学旧址等。沙洲坝还有保存完整的一口水井,那是毛泽东亲自参加挖掘的。早年,瑞金沙洲坝流传着一首民谣:“沙洲坝,沙洲坝,三天不下雨,无水洗手帕。”1933年,毛主席亲领身边工作人员在当地打了一口水井,为附近的群众解决了饮水问题。解放后,沙洲坝人民给这口井取名为“红井”,并在井边立了纪念碑,上书:“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到此一游的都会喝上一瓢,半个多世纪来,它滋润了一代又一代的沙洲坝人。接下来,前往瑞金市博物馆,该博物馆收藏大量的文物 ,这些文物资料,反映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在中央革命根据地从事革命活动的事迹,记载了中央革命根据地和红一方面军的斗争历史。在导游的引领和讲解下,结束了上午的行程。 

俗话说:天变一时,人变一世,孩儿脸说变就变。上午还是晴空万里,行走在叶坪、沙洲坝等景点之处,热浪热气火一般向我们扑来,压得我们无精打采、气喘兮兮。中午时分一阵风吹过,天渐渐暗下来,乌云黑布似地遮盖了整个天空,顷刻间电闪雷鸣,风夹着雨点不分东西南北地乱撞,这样也好,多少能降下点暑气。晚饭后,雨依旧在下,归心似箭,狂风暴雨阻挡不住我们前行的意志。硕大的雨点噼啪噼啪地敲打着车窗,风雨伴随着我们的车辆缓缓地向前行驶,直至消失在茫茫暮霭中。 

 

 

随笔小札 - 心如止水 - .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