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一周记忆  

2010-08-29 21:43:35|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周小记 - 心如止水 - .

 

谎言下的骗局

    全市妇女健康体检活动已近尾声,单位分两批前往市区人民医院检查,上周一安排了第一批,我们安排在第二批,即本周六。其实,我并不想参与这些无意义的活动,话说免费,那些免费体检只是形式,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能起作用的却要高价收费。她们第一批前去回来的,最大的抱怨就是不该去“享受”这特殊的待遇,全都是消费陷阱,与香港导游强迫购物没什么两样。

    可是,集体活动没理由不去参加,这天硬着头皮起了个早床,赶往历市镇政府门口集中。从小区出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幕下行走,心里有点不踏实,于是,在小区的大门口拦了一辆摩的向集中点赶去,大多数人早已等候在那里。宋局因手机闹铃不响而没来;还没正式出发,我和爱香就有了晕车的症状;我们不去的理由也就顺理成章。当汽车停在京九大道红绿灯处等人时,我们借此之机跳下车来打道回府。

购票返校

    女儿一个多月的署期生活即将结束,周日上午陪她到火车站买票,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学生买票,排队的长龙延伸到了大门外。虽然人多,但秩序迥然,没有插队的,也没有拥挤的,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等候,如愿以偿拿到了火车票。在这之前,她老爸还担心我们买不到票,问我们是否要托熟人?我想,自己能办的事,最好不麻烦别人,自己没去尝试,怎能知道自己买不到呢?

 

一周点滴记忆 - 紫羅蘭 - .

 

下乡记

前段日子,一朋友邀请我们前去龙塘聚餐,当时我的跟屁虫女儿正在我的办公室,所以,一起把她带去了。自从那次午餐回来,女儿一直惦记着那天的黄炯河鱼,一直回味着那天的酸酒鸭,并且说:“老妈,有机会再带我去吃那边的酸酒鸭和河鱼,行吗?”看她这般馋样,那就满足她一回吧,于是,周日,从火车站出来,十一点多钟,带上老妈、妹妹和外甥女,驾车慕名直奔龙塘街的“矮古饮食店”。正好她老爸下乡鹅公镇,也返回龙塘镇政府吃午餐,他先吃完饭,后来,很快来到我们所在的酒店“参观”我们丰盛的午餐。

五个人叫了五个菜,酸酒鸭、煮河鱼、酿豆腐、水煮捶鱼片、大白菜,呵呵!挺“奢侈”的。你看,女儿吃得津津有味的,将大碗大碗的捶鱼汤往嘴里送。这间店的酸酒鸭不单是我们的最爱,也是老妈的最爱,你看她老人家忘了转转盘,伸长手臂将筷子往里面夹,既不怕酸也不怕辣,嘴里还不停地说:“这店的酸酒鸭,味道就是不一样。”外甥女低着头一声不哼,只自顾自的吃,似乎还想着她的功课没做完。妹妹一边吃,一边思索着什么,大概在想,偶尔在外面用餐也是不错的事,不用自己动手,吃完后便可走人,连碗都不用洗,对于家庭主妇,偶尔不用自己做饭也是幸福事。

这天的河鱼虽然不如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好吃,但大家依旧吃得很开心。没有客人的场合,大家可以随便坐,菜可以随便摆,酒可以随便喝或不用喝,少了饭桌上那些烦人的规矩,无拘无束,能全身心的放松自己。但愿以后能有更多这样的机会。

 

一周点滴记忆 - 紫羅蘭 - .

 

 午饭后沿原路返回,路过妹妹所在老家的村庄--------湖江背,顺便进她老宅看了看。因山村道路窄小难行和驾驶水平有限,我们将车停放在离她家老宅2000多米远的地方,然后徒步前去。车上下来,一眼望去,一片绿油油的庄稼映入眼帘,忍不住取出手机,拍下世间最美的大自然之景。

 你看,外甥女走在最前面,俨然一个小向导,把我们向她老家引去。这里的山山水水,脚下的乡村小道,眼前的一草一木,对她来说是那样的熟悉,和那样的亲切,因为,在这里曾留下她童年的记忆。留在乡村的欢笑和哭闹,渴望和等待将伴她一起成长。

老妈跟在外孙女后面,看她那神态,似乎惟恐跟不上步伐而加快了脚步。看着她把我们甩在后面的脚步,看着她老人家的背影,我欣慰的一笑了。老妈虽然年近八十,可她走路的身姿是那样的侨健,思维是那样的敏捷,记忆是那样的清晰,做事是那样的有条理,妈,你的健康是我们的福气。但愿她老人家天天开心、永远健康、长命百岁。

 

一周点滴记忆 - 紫羅蘭 - .

 

微黄的稻谷,翠绿的山恋,茂密的树林,尽显村庄的安详和静谧,置身其中,不由想起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园。只是这里的世外桃园,在这年头变得有点荒凉和寂静。没有陶渊明笔下的那种男耕女织,其乐融融的繁荣景象。村中所有青年男女纷纷赴外打工,剩下的留守老人和小孩守望着这片静土,企盼亲人能早日归来。

         

一周点滴记忆 - 紫羅蘭 - .

 

这就是妹妹家的老宅,因多年没人居住和失修而变得破漏不堪。门前杂草丛生,荒凉几许,看上去有点叫人心酸。她的婆婆中年丧偶,孤苦的带着五个子女在这里度过了慢长而艰难的岁月。后来,子女长大,相继考上大学,成家立业后,这房才成了人去楼空的缩影。

那年,妹妹生下了女儿,叫她老人家到县城为她们带小孩,可是,老人家时刻惦记着老家的房子,每逢星期六、日或节假日,三天两头往老家跑,放不下那头的亲情,也割不下伴她患难的老宅,老人家真难——两头难舍。当小孩两岁时,不顾子女的反对,干脆把小孩带回老家照看,就这样,她女儿在这里一住就是两年。

 看她,盘开杂草,试探着脚步,想从那边过去搜寻点什么。东瞧西寻着,每个角落对她来说都那样的好奇和兴奋,祖孙俩的影子也由此在她脑海闪现。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