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惠州游记  

2010-08-09 21:10:50|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惠州游记 - 紫羅蘭 - .

 

 “哈哈哈,快来看呀。”坐在电脑前的黄林风一边点击着鼠标,一边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顷刻间在办公室弥漫开来,也犹如滋场般把我们所有吸引过去。

随着她手中鼠标的点击,一幅幅生动而熟悉的画面在眼前跳跃。“哈哈”,黄珍伸长着脖子朝欧阳脸夹亲吻的一幕;女士合影,臭美的男士闯入镜头滑稽的一幕;男孩子合影,黄珍歪着帽子混入其中充当假小子的一幕:……  各种滑稽的动作,丰富的表情,可笑的手势,让在场的人看后捧腹大笑。

周六清晨七点多钟,我们单位与邮政银行单位组成近50人的团队,浩浩荡荡,乘坐大巴前往广东惠州的巽寮湾和响水村游玩。或许,司机长年的职业生涯,使他更懂得了如何珍惜生命;或许,年长的司机耳濡目染过许许多多鲜活的生命被司机毁于一旦的教训,故而,原本只需3个多小时的车程,司机却走了近6个小时之久。由此,坐我前面的小孩发出了强烈的“抗议”,嘟嚷着说:“车开得太慢了,象蜗牛一样。”下午两点多钟,在大家不耐烦的叹息声和疲惫的哈欠声中,终于到了目的地——巽寮湾。

对于外出旅游,游玩回来的人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不去,你会终生遗憾;去了,你会遗憾终生”, 这话一点不假。就此次而言,有些景点项目纯属是糊弄人而已,该玩的没玩,该看的没看,两天下来,除了累还是累。

第一个项目,巽寮湾出海捕鱼、海滩游泳。呵呵,这那是捕鱼,分明在忽悠我们。一艘破船,载上十几个游客,驶出码头十几米远后,船夫一声吆喝:“捕鱼了”见他从船窗拉上一个鱼网,里面除了少许的小鱼、小虾之类的,其余的尽是一些烂泥和垃圾,然后折线返回,捕鱼就此完毕。话说捕鱼,倒不如说体验破船的险要,最后,鱼夫会得意的告诉你,破船虽破,能同样载人在风浪中前行。

惠州游记 - 紫羅蘭 - .

 

两天下来,要说玩得尽兴的,唯有在西湖的游玩。从西湖的东门而入,沿路而来,西湖园内游客熙熙攘攘。大都为青年男女,扶老携幼者也不在少数,整个西湖呈现出一派繁华热闹景象。

沿美景一路追寻,来到西湖宝塔。塔下仰望苍穹,巍峨峭拔的玉塔孑然独立,千百年来,它收藏着西湖的山魂水魄,只留给明月清风一样的背影。游人掏出相机,“咔嚓、咔嚓”,但愿和塔一样永恒,象塔一样留下明月清风般的背影。

导游的一路讲解,让我略知置身于其中的西湖,隐藏着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蕴。惠州西湖与惠州市区相连,融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于一体,距今有1600年历史,有“中国西湖三十六,唯惠州足并杭州”的史载。“天下西湖三十六”,惠州西湖当然不是最华丽的。去年我曾到杭州西湖游玩过,在我认为,惠州西湖比杭州西湖逊色不了多少。当年这里不是得意者的天堂,而是失意者的故乡。所谓“东坡到处有西湖”,当年东坡先生谪惠,红颜王朝云只身万里相随,未及伊人早逝于西湖之畔,从此这湖就有了灵魂,有了生命。  过点翠芳华,行走在孤山,赏阅的是今时的风景,追寻的是古人的遗迹。风采俊逸的苏东坡雕像衣袂凌风,手执诗卷,漠漠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却又深情地凝望咫尺天涯的六如亭下朝云墓。 

其实,玩得最开心的,要数那些姐妹们,平日里象小鸟一样囚在牢笼似的办公室里,被大堆大堆的资料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时的她们,如断线的风筝,无拘无束,尽情、自由的翱翔于天空。慢步苏堤,她们看到好奇和动人之处,会哼着小调,小孩一般活蹦乱跳。拍照时,小孩般的动作,小孩般的表情会在她们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置身其中,压力没了,烦脑也有了,愉悦了心情,也陶冶了情操。

西湖风景太多太美,让我们游兴陶然,流连忘返。

惠州游记 - 紫羅蘭 - .

 

 

 最扫兴的,该是响水漂流了。响水漂流是第二天的主要行程,匆匆游完西湖后,赶鸭子上架似的又乘大巴车前往响水村的漂流点,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目的地,车上下来,虽然倦怠,但疲惫的身心被漂流的兴奋所掩盖,个个依旧心情高涨。其实,事实并非想象那样美好。停车场的车挤的水泄不通,迟到的车辆只能长龙似的沿路无限延伸着停在路边, 我们只能中途下车,徙步前行了。

最糟糕的事情是饥饿的我们连午餐也吃不上。既渴又饿的大家,本想吃过午饭后,尽兴的与水玩上一把,可是,连一家象样的酒店也没有,只有一家农户在搭建的雨棚下,胡乱地摆放着几张参杂不齐的桌椅。原以为导游一切安排就绪,大家围坐桌前,等啊等,最后店主抛出一句:“你们的午饭,本店没准备,你们自己另行安排去。”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哪里弄吃的去?幸亏,店主购进了大批的方便面,就这样,一人一桶,硬着头皮算是午餐罢了。

接下来,更糟糕的事情出现了。大家更换好衣服,跃跃欲试,准备出发漂流去,可是,没有救生衣;有了救生衣的,却没有救生帽;等一切准备齐全的,却挤不上运输车;被送到了漂流地点的,却等后在四五百号人之后,左等右等,时间就这样在等待中耗去。更甚者,为了获得一件救生衣,平日里文静优雅,淑女有加的姐妹们今天不再淑女了;平日里斯文大方,书生气十足的男士们今天也不再斯文了,一转身朝水里纵身下跳抢救生衣去。没等那些漂流回来的人上岸,也不管对方是男士女士,便盯着他们身上的救生衣叫他们脱,来不及脱的,上前帮着脱,呵呵!这场面太精彩了。他们看着手上抢来的救生衣,如获至宝,欣慰的笑了,虽湿透了全身,却依然高兴。

有了救生衣之后,还得等候在几百号人之后,起码得等两三个小时之后才能轮上我们,也就是晚上八点之后才能漂上。明天我们还得上班呢,在大家的一致提议下,强烈要求退票,于是最终退票放弃漂流。一位年长者说的对:“放弃是你们最明智的选择”。兄弟姐妹们看着得之不易的救生衣,既无奈,又尴尬,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据说,那天到此漂流的有七千人之多,在接待中心门口,有的手拿帽子互相撞击,有的大声不满的吆喝,人声鼎沸,强烈的搞议声响彻云霄。那人数之多,场面之壮观,秩序之混乱,犹如我的同事所说,这场面不亚于泰国的“红衫军”、“黄衫军”。此话,没有半点夸张。

就这样,两天行程在大家的不满声中而结束。

回到家来,总结两天:人更累了,皮肤也更黑了。

 

惠州游记 - 紫羅蘭 - .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