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同学小聚  

2011-07-20 21:25:38|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把我牵向往日的记忆 - 心如止水 - .

临近下班,在抽屉静躺一下午的手机突然响起,我瞥了一眼来电号码,有点陌生,但对方传来似曾熟悉的声音:“今天晚上到中联宾馆中华厅吃饭,我们的同学黄某回来了。”我有点迟疑,对方看我有没出声,补充道:“我是刘某”,我不紧不慢佯装道:“哦!是你,我听出来了”。他更加奇怪地说“ 你没储存我的号码?”我有点尴尬地说不上来,在这之前,因工作上的事曾与他联系过几次,按常理该留存他的号码才是,毕竟是同学。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从不太喜欢储存别人的号码,能钻进我手机的号码只有家人和单位同事,少有联系的人一概删除。我这个人很简单,喜欢自己的手机也简单明了,拥有一个安静的空间环境。

我的生活圈子很小,不爱参加一些活动,平日里朋友聚会,单位聚餐,我都会借故推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过着单位、家里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习惯在简单模式中生活的我,不适应那些虚伪的应酬,以及以个人私利为目的的饭席。多年的生活习惯造就了我孤僻和沉静的性格,也被朋友误解为清高。在我认为,孤僻也好,清高也罢,生活是自己过的,只要自己认为过得舒适便可,不在呼别人如何去说。

今天,既然同学邀请,当然要去参加,否则,说我不近人情,自己也说不过去,那是离别三十年之久的老同学难得一见的机会,并且她是我初中最要好的同学。记得上初中时,我们班有四十多个学生,男生占班里的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女生只占班里的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男女生之间从不说话,若某个男生与女生说了话,班上的学生会立即起轰开来,三八线划分得比楚河汉界还清楚。那时的我们非常单纯,没什么利益纷争,女生之间相处得非常融洽。除班集体活动外,任何地方的任何场合出现的都是纯男纯女。那象现在中学生,放学路上、校园内、公园里处处可见少男少女一对对早恋的身影。也许这就是时代进步的表现吧。

自从我们初中毕业后,同学之间就不曾见面,纷纷各奔东西,有的升入高中,继续在求学的道路上挑灯夜读,苦苦找寻出人头地的捷径。有的回乡务农,沿袭祖辈基业,开始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生活。我的这位同学一直比较优秀,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是我们女生的骄傲。听说初中毕业后,她考进了一所重点中学读高中,然后考入一所师范大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异地的一所中学任教,在异地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最后也象我们一样过着传统式的男主外,女主内的贤妻良母生活。初中毕业后的我,远离家乡随父母一起在一所矿子弟中学读高中,从此与这些同学再无见面的机会,十几年后,我回到家乡,同学之间依然杳无音讯,我也没有要去打听的兴趣。今天同学相见,我的心情平静如水,没有半点兴奋和激动。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少了年少时的狂躁,多了成年人的恬静和从容,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

下了班,我来到中联宾馆,刚进大门,便看见欧某从一辆车上下来。(欧原是我老公单位的同事,所以较早认识。)随后一位中等个子,背略为佝偻,头发有点花白,体型稍为偏瘦,精神状态尚好,约模七旬开外的大爷从车上慢慢下来,虽然三十年未曾眸面,但我一眼偏能认出他就是我们当年的班主任语文老师,也是当年的副校长。一位穿黑色衣裤,体型有点发福的中年女性也从车上下来,看上去她很普通,也很一般,一眼而过,根本无法与当年扎着两个马尾辫,身体瘦小的她联系在一起,没想到她就是从异地回来的老同学黄某。当时,因驾车为前面一辆车让路,也就没在意她是谁,只听欧对我喊道:“你来了”我只顾有趣地回应道:“呵呵!听说今天的晚餐有人请,所以过来了。”等我找到车位,把车安顿好,他们已经上去,我径直向二楼中华厅寻去。

我推门而入,六七个男同学,三四个女同学,陌生的黄某,熟悉的刘某、欧某已等候在那里。刘某在初中时就是一个活跃分子,如今还是如此,只是现在的他更具胆识和老练。在他的一番介绍下,这些同学的模样在我的脑海渐渐清晰起来,虽有变化,但人的五官和模样并没有大的改变,只要有人稍作介绍,便能对号入座。如果路上相遇,没人介绍的话肯定会认不出来,更叫不名字来,难怪,已经三十年了。今晚所到的同学,有同一个班的,也有不同班而同一届的,有做老板的,也有做领导的,从言语中感觉出他们的生活都过得很不错。

老师坐在沙发正中,大约七十多岁,但很精神。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填满了慈爱和沧桑;深深烙在额头的皱纹,犹如刻着岁月的痕迹,又犹如诉说人生中一波三折的往事;年轻时乌黑发亮的头发已成花白。字里行间、外貌体态,处处体现出老师坎坷的人生。刘某指着我对老师说:“你知道她是谁吗?”,老师带着特别响亮的声音不假思索地说出了我的名字。我很惊讶,也很感激,老师教过的学生不计其数,还能记起我这默默无闻并不起眼的学生,我感到荣幸和骄傲。

有意思的是,在坐的一位男同学黄某竟做了爷爷,我有趣地对他说:“同学当中,数你最有出息哟,儿女双全不算还做了爷爷。你带着孙子出去,肯定会有人误认为是你儿子吧。”据了解,我们同学之中,大多数人的子女还在上学,有的读大学,有的读中学。做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也不少,他们自己早婚、子女也跟着早婚,所以“级别”就高了。

 酒席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高举的酒杯在餐桌的上方来回穿梭,坐上座的老师招架不住学生们向他一一敬酒,频频喝下几杯后,他的话多了起来。大家都在搜寻着那时的记忆,班上的风波,某某的趣闻,你一言,我一语,说到动情之处,餐桌上爆发出阵阵的笑声。

上初中时,最让我终生难忘的一件事是,初中最后一个学期的一天中午,听说班里成绩最好的几个男生要去附近买补脑的东西,吃了这东西能提高记忆,使成绩快速提高,效果挺管用。据说班里成绩最好的班长黄某就是因为吃了这东西,所以成绩一直前矛。既然这东西这么神奇,黄某和我们几个女生便跃跃欲试起来。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东西叫啥,也不知道何处能买到,只有某些男生知道。吃过午饭,我们几个女生密谋过后,象警察墩守犯人一样神神秘秘地墩守在大门口角落处等待男生的出现。男生出发了,我们远远地盯上,并稍稍地尾随他们身后。二十几分钟过后,来到离学校约两公里处的一家诊所,男生进去了,我们也若无其事地跟了进去,掏空兜里所有的零花钱,也象男生一样每人要了一瓶。从老中医手中接过这装有500毫升重,瓶壁上标着“补脑汁”药液的玻璃瓶,我们如获至宝,似乎我们今后的命运就全靠它去改变。回去的路上,惟恐迟到被学校逮住,我们小心翼翼地把它揣在怀里一路小跑似的往回赶,最终返回学校时还是迟到了。在校门外惶惶不安的我们,从未感受过校园是那样的安静,老师的讲课声和朗朗的读书声是那样的刺耳。大门是我们进学校的必经之路,常言道:越冷越起风。刚进大门便被校长也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逮个正着。四十多岁的校长总是板着一张面孔,平日里我们见着他犹如老鼠见着猫一样躲得远远的。校长毫不留情地把我们叫到学校最醒目的地方罚站,他双手后靠,守在一旁悠闲地度着方步,时不时向我们投来奇妙的眼神,尽管挂着一张铁青的面孔,但严肃的表情掩饰不住对我们可笑行为的冷笑。我们七八个人每人怀里揣着这东西站在那里,被下课后的学生一窝蜂地围拢过来,投以好奇的目光,并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当时只恨脚下没有缝隙可钻,站在那里领略到了什么叫丢脸的滋味。这件事给了我第一次打击,让我终生难忘。现在回忆起来,感觉年少的我们是多么幼稚和可笑。

晚饭后,兴奋还在继续,黄某、刘某提议进卡拉OK厅唱歌。我正想说:“我就算了,你们去吧!我先回家去。”黄某马上打住:“一个不能溜,全都得去。”我只好跟着去了。唱歌不是我的爱好,老师非要我唱上一首,既然如此,我只好鲁班门前弄大斧、关公前面耍大刀。我唱了一首《军中绿花》,结束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是鼓励还是 ……,这些并不重要,只要开心尽兴就好。

  活动进行到十一点,卡拉OK厅出来后,做了爷爷的黄某仍然兴奋地邀请吃宵夜。我没有响应,几个女生匆匆地朝各自回家的方向远去。没想到,等我回宾馆把车开出大院时,几个男生也已返回宾馆门口,站在那里,说我与老师同路,护送老师回家的任务就交给了我。

载着老师,载着满怀喜悦的心情,穿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街道,朝家的方向驶去。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