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2015-11-29 19:47:46|  分类: 野外拍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本次徒步活动结束后,我们得知这一天,11月28日——正是两位徒友凡生、华南虎的生日,在此我们首先祝他们生日快乐,以后的日子天天快乐!
    因落叶无声征集马头寨徒步英雄的倡议,激发了大家悦行马头寨的热情,11月28日7:30我们一行19人从香格里拉酒店出发驾车至岭北镇,而后徒步到达马头寨。走在宁静悠然田园风光中,穿过小桥流水人家,沐浴在初冬和暖的阳光下,我们放下心灵包袱,尽情呼吸着清新空气,悦享着这一路徒行的快乐。经崎岖小路,过芦苇荡,跨小溪,趟沼泽,踩着一些许的泥泞过后,我们沿着林中小径直行而上,眼见那耸立的石峰(后来才知那就是传说中的糍粑粘石)越来越近,攀登的渴望越来越迫切......可密林小径却并不理会我们迫切的心情,藤萝枝蔓挡着我们,时不时还横生出荆棘生刺钩着我们的衣衫,阻着拦着。密林中望不到天,看着那缕缕阳光穿透枝叶照亮我们前行的步伐,听着大家吆喝声、嘻笑声,攀着树枝的咔咔声,累着快乐着,趣味盎然。突然一峭壁横在眼前,寸草不生,在阳光下甚是晃眼,不由让人心生怯意。在启辉、落叶无声等的引领下,我们喘着气紧张地沿着前人凿开的依稀可辨的石阶拾级而上,总算有惊无险。初冬的定南山林,仍翠绿如黛,小径中,崖壁上有许多不知名的小花点缀其间,地上落叶满满,走着如同踩在地毯中似的,松软舒服。美女们不时臭美着,拍照留影,自拍微信——欢乐上行。走着说着笑着,猛然间一大崖悬壁陡然耸立在眼前,粗糙黝黑,无摭无拦地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也不见任何树木;上有黄花灿灿,顶着那蓝蓝的天空,这就是所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吧——我想。不由惊叹于2亿年前那砾石飞滚的造山运动,天功巧夺,自然造化,历亿年而自岿然不动,何其坚韧雄奇!可是人生百年就灰飞烟灭,又何其短暂渺小(不幸的是人类又自视甚高,俯瞰天下,以为万物之灵,自可征服一切,无视又无畏于自然,窃以为人类之悲也)!不由我多想,徒友们已跃跃欲试,有的已安然登顶;有的正奋力登攀;也有的手腿并用,艰难攀爬;还有些人张望着,犹豫着......登顶的人在招手,正在登攀的人时不时提醒着后面的人,注意注意!拉一拉,大家鼓着劲,在加油,喊着后面爬岩的人,一步一步又一步,战战兢兢,紧紧张张,惊惊险险(实际上安全)又很刺激——(爬这没有任何护拦,一边悬崖,一边峭壁,好在这石岩粗糙不平,尚可着力不致滑倒)呵呵,想想都后怕!不觉间我们也尝试了这样类攀岩的运动,又为一乐也。及至登顶,在灿烂的花间坐着,看着头上蓝得醉人的天空,望着苍山迭翠,和风吹着,暖阳晒着,身心融自然,自在天地间,美极了,享受极了。
在大家憩息休整的片刻,启辉、落叶无声和我一同探寻下山路径,偶遇采药的大娘(那药草专生长在马头寨几座山峰的悬崖峭壁之上),向我们说起了马头寨的来龙去脉,才知现所在地并不是真正的马头寨,而是鸡心寨。探明下山之路后,我们继续穿行在大山密林之间,过木桥,采菊花,捡力麻(又称浓鼻果),仿佛拾起了童年的快乐时光。下山后,行进在兰州乡村便道上,看到路边有一大嫂正在挖番薯,有徒友多嘴,问了一问大嫂,既然让大家随便吃(我们觉得不好意这样白拿白吃的,像征性地给了她10元钱)。于是这番薯成了我们欢乐的道具,在老表家洗净削皮后,大家说笑着,有的说太硬咬不动;有的说咬得很累了,好倦;……我吃着这刚从土里挖出的番薯,很硬,有点脆生生的,还有点甜。我们吃着,咬着硬硬的番薯,好像尝到了童年的味道,很纯有点点甜,很美有点点脆。中午时分,番薯的新鲜味道还停留在嘴边,我们沿着那残存的石阶路,踏着藤蔓枝生的残垣断壁,登上了真正的马头寨,看着那断崖,那深谷,如此险要真所谓“一人当关,万夫莫开”。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望着山下一竹排悠然徜徉其中,久违了,这美景。队伍稍作休整,便踏上了归途。归途中,尽管有点累,也还是饶有兴趣,摘着野果(如酒饭团),采了野菇(黄蜂斗),还有野山椒(又香又辣真带劲);渴了就到老表家,喝茶倒水话家常。启辉父女俩(他女儿还只是正在三中就读的小女生)不愧为徙步英雄,不多一会便把我们拉下一大段路程。我们行走在乡村便道上,经中湖到达岭北镇,下午5点驾车顺利回到县城,活动圆满结束。
(转秋水长天)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昨天登鸡心寨和马头寨 - 心如止水 - .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